新加坡老闆裁員,大馬雇主不聘用,馬勞的心酸:裡外不是人

请回答1988 2020/08/17 檢舉 我要评论

導語:在邊境限制下,大部分越堤族的工作性質並不容許他們採取居家工作的形式。這種情況導致許多越堤族在馬國今年3月展開行動管制令之際,便陷入了是否入境新加坡定居的。

疫情導致新馬國門深鎖,原本每日通勤的越堤族頓時陷入進退失據的困境。(新明日報)

作者 李國豪

管無需再像過去一樣起早摸黑,或行走、或搭乘巴士、或騎摩托車擠入新柔長堤和新馬第二通道長長的車陣及人龍,但曾經日復一日過著枯燥乏味,令人叫苦連天的通勤生活的馬國客工,一定從未像此刻一般,那麼期盼再來一趟廢氣吸飽吸滿,動輒數小時起跳的跨國旅程。

因為,和賺錢吃飯乃至維持基本生活所需的課題相比,那些辛勞已經微不足道…… 由於冠病疫情延燒,新馬兩國相繼封鎖邊境,一群常年在新加坡兢兢業業討生活的越堤族陷入了尷尬的局面,進退失據。

新馬相繼封鎖邊境後不復以往繁忙的新柔長堤。(海峽時報)

新馬援助政策下的「孤兒」

新加坡政府或馬來西亞當局在疫情衝擊下都推出了協助國人保住飯碗的援助配套,包括我國政府協助企業補貼本地員工薪資的雇傭補貼計畫,以及馬國為當地員工提供的工資補貼計畫。

然而,夾在兩國之間的馬國客工卻被排除在兩國的援助配套之外,無可避免地成為沒人照看的「孤兒」。

在馬國客工群體中,處境最悲催的要數在本地工作,卻在馬國居住的越堤族。

負擔不起本地生活的費用而當「越堤族」

一般來說,多數每日通勤的越堤族都在本地從事藍領階級的工作。他們多數在製造業、餐飲業、零售業等領域工作,也有人從事清潔工、水電工、技術人員及建築工人等勞力活。

他們不在新加坡定居,卻選擇每日往返新柔兩地,往往是基於現實考慮。

與部分有本錢在新加坡租房甚至置產居住的馬國員工不同,越堤族從事行業的工資往往低於2000新元,許多人更是家中唯一的經濟支柱。

新加坡3、400新元起跳的租金以及隨之衍生的其他生活費,對他們而言是一筆沉重的負擔。利用每日通勤的血汗所攢下的錢,是為了讓家鄉的親人過上更好的生活。

比起在馬國,新加坡相同性質的工作能帶給他們三倍以上的報酬,這足以讓他們在馬國買房、買車,給家人過上更寬裕的生活。再努力一些,甚至足以產生階級流動,讓他們一躍成為中產階級。

因為薪水較低,所以為了省錢必須通勤。於是越堤族之所以被迫成為越堤族,成了一道無解的迴圈。

然而在邊境限制下,大部分越堤族的工作性質並不容許他們採取居家工作的形式。這種情況導致許多越堤族在馬國今年3月展開行動管制令之際,便陷入了是否入境新加坡定居的。

儘管少數公司願意承擔馬國員工的住宿費用,但更多越堤族必須面對收入是否容許他們在本地租房的同時,也有餘力應付在新山的家庭開支。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